首页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客户端|手机报|新闻日历|收藏
365bet官网可信吗

见证者亲述:70年前的今天,无锡迎来新生!

权威新媒体 传播新速度新闻热线:81853986 商务热线:81853962我要评论字号:T|T

  70年前的中国,历史掀开了崭新一页: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百余年来积贫积弱、受尽屈辱的古老中国,从此走上繁荣复兴之路。70年前的无锡,在这个春风和煦的4月,也迎来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发自内心的笑意。

今天,无锡解放70周年之际

《无锡日报》刊发了

纪念无锡解放70周年特刊

其中搜集到了一批当年的记忆

述说者是迎接“新无锡”诞生的亲历者

也是历史的见证者

时光荏苒,往事随风

当年的风雷激荡

如今化作娓娓细语

给后人提供了一个难得的窗口

让我们一窥70年前那幕壮阔活剧

  施光华:强渡天堑挺进无锡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胜利结束后,人民解放军总兵力增至358万人,1949年1月整编为第一、二、三、四野战军。国民党军队总兵力下降到204万,能机动作战的只有140万,其中70万用于防守长江沿线和上海等大城市。京沪警备总司令汤恩伯指挥45万人,华中司令长官白崇禧指挥25万人,把守宜昌以东1300多公里江防战线。蒋介石一面玩弄假和平,一面加紧构筑防御工事,吹嘘“固若金汤”。

  渡江战役从1949年4月20日夜到6月2日崇明岛解放,共42天。解放军第二、三野战军和四野一部,百万雄师强渡长江,解放了江阴、南京、无锡、上海、苏浙皖广大地区和江西、福建部分地区,直抵古田、南平,歼灭国民党军队46个师、43万多人,我军伤亡6万多人。同时,四野12兵团解放了武汉和湖北部分地区,一野在华北、西北解放了大片地区。

  百万雄师渡长江,组成西、中、东三大突击集团:二野三个兵团35万人为西集团,在安徽枞阳至望江段渡江:三野第7、9兵团30万人为中集团,在裕溪口到枞阳间渡江;三野8、10兵团和地方警备旅35万人为东集团,在如皋张黄港至江都三江营之间渡江。每个突击集团又分别组成左、中、右翼或东西翼。我们所在的10兵团29军为东集团最东翼,在靖江和张黄港一带渡江,突破江阴、长山段。10兵团指挥23、28、29军为突击梯队,31军为预备队。23军在江阴天生港、黄丹港登陆,28军在申港登陆,各向常州、宜兴方向挺进。29军在江阴黄山、长山登陆,解放江阴城和张家港西开沙岛、巫山、香山,然后集结于江阴周庄一线。4月23日,南京解放。从南京、镇江撤逃的国民党军队5个多军,被我包围歼灭于安徽广德、郎溪地区。国民党军在我大军压境形势下,被迫放弃无锡城,退守苏州、上海。29军于4月23日解放无锡,4月27日解放苏州,会同兄弟部队参加上海战役。

  回首70年前的渡江战役,不禁感慨万千。解放军用以木帆船为主的落后工具打败了现代化装备的国民党部队。蒋介石机动部队半数的兵力用于江防,在江阴一带还临时加强了两个军防守,上海外围钢筋水泥碉堡成群,伪装巧妙,外加五六层副防御工事,又有飞机、舰炮、岸炮、坦克支援,战斗争夺十分激烈。


登上长江南岸的解放军战士

  部队、民工表现都很英勇。渡江前一个月,昼夜学习、苦练,紧张准备。气候多变,江水雨水沾湿全身,深夜推着船只进港隐蔽,常得不到很好休息。渡江时船行江中,风向、水流都有变化,船只队形被打乱。“船船突击”、“独立作战“,登陆时遇到敌人多次反扑,我军指挥员都能顽强机智地制敌,部队里涌现了渡江作战模范营、先锋连、突击班排、爆破碉堡、炸坦克、特等射手炮手等英雄单位和个人。苏中、苏北老区支前民工总人数168万、担架1.5万多副、船只2万余条、随军渡江的民工团即有12.3万人,抢修公路、桥梁,运送军粮、弹药,抢救伤员。我们师团配备东台县民工,从渡江前一个月到解放苏州、上海,进军福建,解放福州、厦门,七个多月,涌现了像葛连发等这样的许多英雄单位和人物。江阴县民工七天内运送解放军和南下党政干部30多万人,涌现了特等功臣7人,一等功臣27人,二等功臣35人,三等功臣31人。

  地下党工作配合得好。江南地下党、武工队的同志长期坚持,动员组织群众支援解放军,保护城市、交通和重要设施,策动江阴要塞7000多官兵带24门大炮起义,策动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林遵率40艘大小舰艇起义,同时,四野接受国民党第19兵团司令张轸率2万多人在武胜桥起义。

  党政军民大团结,场面非常感人。部队自觉遵守入城纪律。老百姓既热盼解放军,又感到亲切而好奇。在地下党同志宣传带动下,许多人为部队带路、送情报,协同部队抓反革命、护厂护校、保护城市安全和文物古迹。集会庆祝时歌声嘹亮,延安的秧歌舞、腰鼓队一下子推广到江南各地,一片喜气洋洋。

  钱定军:迎接解放的日子

  解放前,我是锡澄地区东查区武工组长。我能幸存下来,看到在党的领导下,国家建设取得了重大成就,人民生活不断改善,日子越来越好,内心充满了幸福感。但想到那些曾经与我一起共同战斗过,为解放事业牺牲的同志,心情非常沉重,我在这里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无锡市青年文工团庆祝无锡解放

  1949年4月,我们武工组为了迎接解放,忙着发动群众,分头召集“保家小组”“保丁小组”“保粮小组”开会,找积极分子和进步青年谈话。对国民党的一些顽固人员,区别对象,运用各种形式给予警告、劝告、教育。我们每天晚上要跑几个村庄,日夜忙碌着,不知疲劳。

  正当我们没日没夜地工作,迎接解放时,4月21日晚上,江阴方向炮声隆隆,我们意识到解放军要渡江了。4月22日晚上,我们武工队员到东亭开芝里截断了两根电线杆,割断了电话线,切断了无锡与常熟的通讯联系。

  4月24日清晨,接到江革派通讯员送来的字条,字条上说:“包司令和张卓如同志已渡江过来,到了江阴马镇。”我听到这一消息,喜出望外,激动万分,立即派人通知所有武工队员来开会。人员到齐后,我将字条上的精神一一传达,大家高兴得跳了起来,高呼“天亮了,天亮了……”接着,大家分头去通知党、团员,积极分子和进步青年来开会。我们将30多个来开会的青年集中在东亭四房桥村旁的祠堂里,把我们打埋伏和缴获、接收到的枪支弹药发给他们,将这些青年武装起来。

  正当这些青年手握钢枪,爱不释手时,村民告诉我们有一只载着国民党败兵的船在运河里行驶,于是我带领大家冲到河边,向该船开了一枪,高喊“缴枪不杀,快把船靠过来”,船上20几个国民党败兵吓得举枪投降,我们缴获了8支步枪和50多发子弹,还有一些粮食和衣物。将俘虏押走看管起来后,为了加强对运河的监视,我们派了岗哨。

  下午4时多,天气变化,下着细雨,一眼望去雾蒙蒙的。两个哨兵发现顾巷浜外有3只船在运河行驶,隐约可见船上的人都穿着黄军装,哨兵以为是国民党的残兵,连开了2枪报信,并飞奔过来报告情况。我立即带了队伍朝顾巷浜口冲去,见船上的士兵也已登岸,伏在河滩上,我们的人员则伏在麦田里,双方相互开火。我冲在最前面,已离对方只有30多米,子弹嘘嘘嘘地从头顶飞过,压得我头都抬不起。我伏在桑田里用稻草包的棺材旁,这时对方投过来的一枚手榴弹落在我身边,幸好没有爆炸。这时我正在想,解放军已渡江了,怎么还有如此顽强的敌人。就在这时,对方一个军人站起来大声喊道:“我们是解放军”,喊了马上蹲下。我听了向后面摆摆手,示意我方人员不要开枪,也马上蹲下。由于枪声激烈,听不清对方的话,我方人员继续向对方射击。于是,对方机枪、冲锋枪也继续向我们射击。过了一会,刚才的军人再次站起来高喊道:“我们是解放军,你们过来一个人。”我听了也站起来,因为我与我们的人离开的距离约有20多米,所以我一面摆手,一面高声命令我方人员停止开枪,同时向对方走去。对方问:“你们是什么部队”,我说“我们是新四军武工队”,他说“怪不得你们如此勇猛顽强”,“开始我们真以为碰到了国民党的地方部队,但渡江后,我们从未碰到过这样顽强的敌人,所以猜测你们到底是什么部队?”他接着自我介绍说:“我们是解放军一个连,我是连长。”双方检查都无伤亡后,解放军连长风趣地说:“我们都是自己人,误会了。自己人打自己人是打不死的。”他的话打破了刚才紧张的气氛。这时扛着两挺机枪的解放军战士,拿着3支汤姆式冲锋枪的战士和拿着手榴弹的战士,都拥过来,指着我说:“同志,好险啊!”我们的武工队员也热情地迎上去与解放军握手、问好。然后,我们告诉他们过新塘桥一直向西直达无锡的航道,解放军继续赶路了。事后了解,船上除了解放军一个连,还载着一批南下来无锡地方工作的干部。

  马瑞琴一生难忘的时刻

  1948年底,我在刚解放的泰州市接管该市唯一的华太纱厂,工作仅两三个月,又接到命令调到南下工作队,到泰州张甸区沙梓桥参加集训,准备随解放军南下。通过集训,我们学习了做好城市工作的一系列方针政策,特别是民族工商政策、入城纪律等。

  同时,领导上又积极进行组织准备。渡江后,在无锡的机构设置上先前有一个方案,就是无锡建立地委,管辖无锡、常州、江阴等6个县(市)。后来,考虑到无锡是一个工商业比较发达的城市,素有“小上海”之称,华中工委又决定单独建市,直属苏南区党委领导。还在苏北时无锡市的领导班子就已经配备好了,并确定由苏南行署管文蔚主任兼无锡市军管会主任,钱敏为市委书记(未到任),谢克东为副书记,顾风、包厚昌为正副市长。考虑到苏中一分区南下干部不足,又从华中人民革命大学、山东等地调来一些干部,加在一起总共有1200人左右,统称南下工作队。我们这支接管无锡的队伍按系统组成8—9个大队,分成军管会、市委、市政府、财政、公安、教育、交通、职工、青年等大队,我分在职工大队并任工作组组长。

  大概是4月19日左右,南下工作人员都穿解放军军服,佩戴中国人民解放军符号浩浩荡荡南下。4月22日下午,南下工作队刚到长江边,敌机就由南向北飞来向我们队伍扫射,干部大队被迫撤到原地宿营。待到4月23日天黑前,我们干部大队再次赶到江边,晚上登上小木船。我们船上有20人左右,每人身上背一个背包,一条米袋(约三四斤),这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当晚,江面是安静的,开始风浪不大,大大小小的船只扬帆漂浮在江上,满载着南下工作队、解放军后勤部队继续横渡。那天刚下过雨,天气阴沉,长江朦胧漆黑一片,我们船上大多数是20岁左右女同志,都进入应战状态。船到江中,风浪更大,船晃得非常厉害,只听到“不许动”的命令,因为动一动就有翻船的危险,大家都沉住气,忍受晕船、晕厥不适等反应。船上还带了棉花,以防船遭击后堵洞所用。值得高兴的是,这时江阴要塞炮台经我地下党策动起义,所以渡江没遭炮击。到达江阴黄山脚下,下船后天空更是一片漆黑,道路泥泞,我们手上都扎一条白毛巾以作标记,只听到“快跟上,不要掉队”的口令,大家一个紧跟一个往前走,也不知有多少同志跌了多少跤,但跌下去爬起来再跟上,没有一个掉队。半夜时,队伍到达青阳镇就地休息,住在老百姓家,稻草是我们的金丝棉被。第二天清晨(4月24日)我们沿着锡澄公路继续向无锡进发,步行到城郊塘头时,突然国民党两架飞机从西南方向飞来,发现我们队伍就俯冲下来扫射,大家纷纷下公路,紧急卧倒。等警报解除,我站起来一看无人伤亡。大约下午三四时左右我们到达市区,住在复兴路原国民党警备司令部(解放初期市委、总工会机关)所在地。当时锡澄公路是石子路,走了一天,脚上跑出好几个水泡,腿也肿了,晚上休息时,我和同伴们开玩笑说“我们脚上泡(炮)可以去打国民党”,因为胜利了,充满喜悦,也忘记一切疲劳。

  无锡城是4月23日解放的。当时解放军是23日午夜沿锡澄追击国民党军队,从光复门进城,敌人闻风而逃,基本上和平解放无锡。

↑光复门

  4月25日,无锡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公开办公。为了尽快恢复无锡经济,市军管会、市委迅速组织力量,以工作组形式,分赴到纺织、食品、搬运、五金、商业等行业,组织动员群众恢复生产、恢复秩序、恢复经济。4月26日,我和沈瑜同志带领工作组(当时沈瑜同志是组长,我是副组长),进驻申新三厂。当我们一进门,就看到地下党组织工人敲锣打鼓欢迎我们。进厂后,我们和工人打成一片,住在工人宿舍和工人一起吃食堂,一起唱解放区的歌,一起扭秧歌舞,工作组坚决执行“发展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的政策,依靠地下党和工人,团结工厂管理人员和资本家,很快恢复生产。

  从此,我们在市委、军管会领导下,南下工作团1200人和地下党300多人紧密携手,井然有序地接管了无锡,到6月中旬无锡市接管工作基本完成,建立新政权,顺利地开创了在党的领导下,团结奋斗,建设新中国的新天地。

  刘学悠:地下党护校迎解放

  1947年10月,我就读于荣德生先生创办的江南大学。1948年底,全国解放战场三大战役胜利告捷,强大的人民解放军在长江北岸陈兵百万,南京国民党政府风雨飘摇。这时,中共江大地下党支部发动学生注意各方动态,尤其是反动势力在学生中的动向,随时联络进步同学,应付突发情况。我也参与这样的活动。

  1949年4月初的一天,中共江大地下党支部书记接到指示,一旦国共和谈破裂,人民解放军即刻渡江南下,无锡即将解放,一定要依靠和组织师生员工保护好学校全部财产,把它完整交给人民。中共江大地下党支部在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下,对江大当时现状进行分析,感到当时国民党统治下的无锡,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时刻,反动的军警宪特正在作最后的疯狂垂死挣扎。而江大支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有计划地组织校内可能遭受迫害的中共党员和进步学生悄悄离开学校,同时,一部分不明真相的学生也在此时自发地离开学校。在这种力量不够、思想不稳的情况下,要保护好学校,任务非常艰巨。好在当时的中共江大支部已有一年多的工作基础,当时留校地下党员还有12人,学生自治会的领导权掌握在地下支部手中,不少学生社团组织也由进步力量在主持,不少正直的教师也同情革命。因此,完全有可能也必须完成好这一护校的光荣任务。

  当时,地下党要求党员注意隐蔽,尽可能不要出头露面,采取个别串联的方式发动师生员工成立一个公开的护校组织,团结大家一起护校,销毁和转移各种红色宣传印刷品。学校地下党组织还立即分头向各自单线联系的党员和各自团结的进步同学传达口头指示,要求大家齐心协力保护学校迎接解放。为了团结广大师生员工,当时江大支部选择了“应变”这个名词,之所以选择这个词,是它容易被左中右各派人士接受,由学生自治会和校方洽商,建立一个由校方、教工、学生三方代表组成的公开组织——江南大学应变委员会。参加这个委员会的学生代表由学生系科代表会议产生。应变委员会成立后,采取了以下一些护校措施:住在荣巷的教职员家属集中到梅园暂住,以便就近照应;住校的女生暂时集中到男生宿舍区;筹集粮食;成立学生护校巡逻队等等,这些公开的应急措施很快得到落实。

  当时,地下党支部还组织我们经常收听新华社的广播,以便了解时局发展,从而及时正确地独立作战。我们还每晚从后湾山江大宿舍密切注意着锡宜公路上的动态。在临近解放前的两三天,发现国民党军用卡车在这条公路上几乎通宵向东运行。4月23日晚,人民解放军进入无锡城,无锡获得解放。江大学校财产没有遭到损失,在地下党支部的领导下,我们顺利地完成把学校交给人民的历史任务。

  今天的幸福生活是革命前辈流血牺牲用宝贵的生命换来的,也是新时代的中国人民撸起袖子加油干出来的。我们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关于加强党史国史学习的谆谆嘱托,弘扬红色传统,赓续红色血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黄俊卿

  无锡解放前后的片断回忆

  解放前夕,“山雨欲来风满楼”。进入四月以后,不断有前线下来的国民党伤兵在街上骚扰市民,搞得人心惶惶。23日,学校里忽然来了一些陌生人,一问,原来是江阴那边过来的老师的家属。他们急匆匆地说:“解放军昨天晚上过江了。”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全校。课虽然照样开,但是师范部的许多学生没进课堂,忙他们“自己的事情”去了;我们这些初中学生人在课堂里,心也飞到远处去了。我想,解放军渡江以后,一路打过来,今天就要打到无锡了。但是,令人纳闷的是,怎么听不到枪炮声呢?下课以后同学们都在议论这事,但是谁都没有答案。

  到了晚上,周围一片静寂,仍然听不到枪炮声音。一觉醒来,已经大天白亮了。我不知道夜里发生了什么,便连忙起身,简单漱洗一下,就和几个同学走出宿舍。

  时间尚早,但是王兴记、拱北楼这些饮食店已经开门,食客们有的在店里面吃,有的在店门口买了食品提着走,崇安寺里的小吃摊有许多客人光临,这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世泰盛绸布庄这些大商店开门时间未到,但是里面已经有人在做准备。一些大商店的墙上贴着五颜六色的标语,走近一看,是欢迎解放军的,庆祝无锡解放的,而且有些标语上的落款名是我的母校省锡师。

  马路上行人渐渐多起来,也有小队伍的解放军在走动,有位解放军拉了一辆载着伤病员的板车向南走去,过路的行人驻足看了一下,又向前走了,并没有围观。凌晨出去贴标语的同学也往回走了,我们这才想起还没有吃早饭,于是就一同回到学校。这时,校门口和钟楼前面聚集着许多同学,纷纷交流解放军进城后的所见所闻。

  24日没有上课,下午师范部的许多同学和一些老师在操场上排队。我和一些同学都赶去观看。只见队伍前面有人举着毛主席的画像,有人拉着“庆祝无锡解放”的横幅,许多人手中拿着彩色标语。队伍浩浩荡荡走出校门,去参加全市的大游行。

↑欢庆无锡解放的腰鼓队

  第二天,我们初中部的同学和老师也参加了游行。第一次参与这样的活动,我按照口令,一边挥动小红旗,一边喊着口号,唱着刚学习的《你是灯塔》、《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等歌曲。一路上我感觉很新鲜,也很兴奋,并不害怕也没有遇到国民党军队飞机扫射之类的事情。

  不久,上海也解放了,形势逐渐稳定,我们又回到学校上课。

老无锡们都来说说

你与无锡解放日的故事吧~

  记者:挥戈

  图片来源于无锡史志办

[责任编辑:冷雨]
网友评论
评论 0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
昵称: 验证码:获取验证码

网罗天下